西塔的永远的愿望

有个搭档,叫宇宙最美可爱爆表萌萌的西塔。

渣文勿喷!!!😭😭😭😰😰😰

只是个人给搭档的文,不喜勿喷。

寄西塔。
想想,我们认识已经三个月了。我以为都三年了(笑)。
我们……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以前我们互不相识。你来到时空无一物,只有一个经历了颠沛流离、想交朋友的心。而我也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写手。
然后呢,你好像全赞了我。
我们就从你叫什么名字开始,然后有了现在。
我还记得那件事呢。
你又一次被信任的人背叛,这直接使你的另一个朋友退出圈子,选择带着受伤的心在现实疗伤。你一边看着那位被直捅心脏、痛不欲生的朋友,劝说这不值得,又一边惶恐不安:你的搭档,我,会不会也一样,把你当成涨粉的工具,利用完后扔在一边,和别的大佬当搭档?
哦,这件事我还是从华社会那里知道的,真寒心。
你伤心,难过。心脏被千刀万剐,因而恐惧。
那我发个誓吧。
我不敢,也不能说我会和你一辈子不离不弃,那不可能。但我保证,我从未利用你。
好了,受伤的孩子需要抱抱了,对吗?

  





W……对不起西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渣文勿喷!!!!😂😭😭😭😱

      没有人相信,兔子有过爱情。
      也有好事的人问过,兔子只是笑笑。说,回去做你的工作。
      被无情的拒绝了呢。众人哄堂大笑。兔子也跟着笑,笑到拍着桌子,笑到出了眼泪。
       也是有过的。兔子在无人的时候想起这件事,也会轻声嘟囔着。声音却太小了。小到如晴天上的一丝云,谁也不会注意。其实在没人的环境里不用这样。没有一个人听得见也没有一个人知的道。
       他笑了笑,又去写文件。家里很乱,得打理一下。





       没人相信,秃子爱过谁。
       毕竟那个残忍的人,为了利益,谁都可以利用,连自己的弟弟都不放过。很难让人想象他跟温柔和爱有什么关系。人们会在他背后议论纷纷,而不关心他有没有爱过人。
         但毕竟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应该是爱过的。毕竟那种感觉刻骨铭心。直戳戳的穿透他的脊梁,打进他的心脏。
         不过也没有关系了。











     今天依旧是一个平常的日子。马路上的车流从不见断。晴空万里,太阳光透过叶子的间隔斜射在地上,依稀能看出光的路径。细微的尘埃在光的照耀下,毫无规则地乱舞着,看的很是清晰。偶尔有一两朵云飘过,像翻腾的波浪。看久了,尽让人辨不出这究竟是天还是海。
      兔子慢慢的走着,在绿荫道上。在现代化的现在,特别是在下午二点左右,绿阴道上几乎没有人,可以称得上是与世隔绝。
       你有爱过的人吗?
       那个问题突然出现在脑海里。可能是因为这天太寻常了,寻常的像几十年前一样。反正不管怎样,这个问题突兀的就像一堆子红花里突然出现朵蓝花一样。
       这边的秃子正在家中。他的卧室紧紧的拉着窗帘儿,透不出光来。隐隐约约有一片的光打在上面。昏沉沉的,去暖融融的,让人很有安全感。秃子在自己的床角上,他本来是在午休,莫名其妙的醒了。可能是因为最近烦人的事情太多了。
         兔子想着那个问题,突然停了下来。不过他本来走的也不快,慢悠悠的,像是跟着自己的影子在走。她有时茫然的看着前面的影子,影子黑乎乎的,就这么站在他的脚底下看着他。
         秃子突然抱住自己的腿,把自己缩成了一个球。最近的事太过于繁杂,太过于突然。他就那么措不及防的被现实打了一下。像所有受尽委屈的孩子一样。愣愣的看着自己若有若无的影子,发着呆。
         我想你了。
         你在那儿呀。










      台/北也曾经劝过秃子,他给他那个心爱之人打个电话。他只是笑着,说,我不配。
       然后他就陷入了沉思。阳光从侧面打进来看不清他的脸。
       也有一些小兔子劝过兔子,说让他尽早告个白吧。他只是满脸堆着笑,答应下来。
    













     秃子把自己的头塞进了两臂与双腿之间。抱着自己,缩成了个球。
     带有一点儿哭腔的说,你在哪儿啊,我想回家。
      兔子看着自己的影子,痴痴的说。
      你在哪儿啊,我带你回家。
       
      

        











@兔爷 W……托了半天才写出这个渣文😭😭😭
我能不能偷懒一下把它当成贺文?😂😂😂😂
     

渣文勿喷!!!!😭😭😭😱😨😭😭

    极度ooc!!!避雷!!!!😭😭😭😭😭😭😭😭😭😭😭

 




    佣兵是生活在黑暗中的。
    血液和肉块是每天的必见的常客。枪支和匕首是洗澡时都不离身的好朋友。每天要用性命换来荣耀,用拼搏换得尊严。在肮脏的泥河中洗澡,在炎热的天气中用血冲凉。金钱是唯一的慰藉,也是信仰。
    他不知道何为信任,何为爱。
    他只会用沾满血的手冷冷的拿着酬金。金钱是他唯一的信仰。他残忍,嗜血。亲人厌恶他,同行疏远他。他不在乎,依旧揣着跟他最久的刀生活。在他眼中,谁他妈不是为了一囗饭。
     佣兵是倒霉的。
     出生在贫民窟,童年生活毫无幸福可言。母亲从小不管他,毕竟她连自己都管不过来呢,天天忙着引诱别的男人,希望这样可以帮助她摆脱这个肮脏的地方。而父亲只不过恰好和母亲一夜风流而已。天天酗酒,赌博,抽烟。给他带来的只有满身的青紫和无处不在的伤痕。同学都是混混,都已吸毒为荣。好的学生大部分出于名流社会。他所遭受的,只有毒打和嘲笑。他天天游走在地铁囗,希望有一枚硬币能掉到脚边,好让他买上一口面包——至少有口吃的。好不容易长大,进入黑社会做起佣兵的行业,谁都不敢欺负了。莫名其妙的参加了一场战争。又莫名其妙的来到了一个破破的庄园。莫名其妙的天天都要逃亡。
       佣兵无聊的闲逛在庄园里。他最近发现了一个很大的花园。是大片大片的向日葵,一同朝着太阳方向高昂的头颅,灿烂的绽放。她们太阳的忠实的追求者,美丽而又自信,慷慨而又大方。美丽的花使这里并不算太过于简陋。
      然后在这里,佣兵遇上了园丁。
      准确的说不是遇到,而是被吓到。那个戴着草帽的女孩突然从花海里钻了出来。把一掬向日葵的花瓣撒向空中,金色的花瓣零落落的在空中飘着,悠悠的折射了太阳的光,明亮而又好看。
       他一瞬间就愣住了,怔怔地看着前面那个捂着肚子傻笑的女孩儿。她笑的连眼泪都笑出来了。
        女孩儿笑的一会儿看着他不笑,就突然怔住了。满脸通红地慌忙的道歉。解释到自己就是这里的园丁,因为看见他一个人走着,就想做恶作剧使他开心,结果没把他逗开心了,反而把自己给逗乐了。她支支吾吾的解释着,仿佛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了。他摸了摸自己帽子上和鼻子上的花瓣。笑着告诉她,不介意,没关系。
     女孩儿一下子就开心了起来,拉着他的手殷切的说,我带你去花园坐坐吧,我做了好多饼干都吃不下呢。
      佣兵每每回忆至此,都会感觉有些不可思议。自己向来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连散步都不稀罕有人陪着,怎么会允许一个素未平生的女孩儿给自己恶作剧呢?不过他只是笑了,摇摇头。
      这就是命吧。
       当时到下午茶很甜美,饼干烘培的恰到好处,果酱新鲜而又对佣兵的胃口。红茶暖乎乎的,养胃又不烫嘴。阳光也暖融融的。打在身上,舒舒服服的。
       旁边的女孩也很友善,笑起来很好看。比那么多的向日葵加起来都好看。
        佣兵突然觉的,至此之前自己遇到的所有苦难都可以一带而过了。
        真奇怪。
       然后呢,再次见面是在游戏中。大家都在为了生存奔波。但她和他却从不感到恐惧。只要看着对方,他们就可以感到一种喜悦。而且,他们也只能看着。
        他依稀记起了有一次,自己只顾着破解密码机,根本没有注意到监管者的逼近。自己反应过来后已经被监管者迅速的绑在椅子上,没有地方可逃了。他只能在心里祈求着,希望他们能快点出去。监管者就在他附近溜达,他实在不希望队友前来送死。
         结果,眼尖的他一眼就发现了不远处的小草帽,他当时几乎震惊的连心脏都停止跳动。他几乎是立刻发出信息,让她去专心破译密码机。她就像没听见一样。结果两个人都被绑上了狂欢之椅。那场比赛算是平局。
          佣兵简直后悔到了极点。他恨不得打自己两巴掌。不但没有保护好她,反而到了需要她保护自己的地步。他在那个晚上用牙齿咬破手指。在自己房间的墙壁上写上园丁两个字。
       你看见了吗?他问自己。但是你心上的人吧,请你保护好她。这是过去的自己对未来自己的唯一祈求。
         当时呢,他只觉得自己的心很难受。比任何一次父母揍他都难受。疼的不行,疼的他想哭
        现在我好像做到了呢。佣兵沉沉的想。失血过多的他没有太多力气回忆。然而回忆起的都是关于她的事情。
      他为园丁挡了刀。他的生命随着血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流失。他不后悔。他甚至有些感谢,自己可以到达这个庄园。
      他一辈子什么没见过?他怕过什么呀。能为自己心上的人挡上一刀,我的这条命算是值了。
        他看着园丁,无助的女孩在他身边哭泣。泪水一串一串的往下落,那是世界上最晶莹剔透的宝石。
        谢谢你,教会了我什么是爱。佣兵想说出这句话,可是再也开不了口了。
        还有,我爱你。














      伙伴们把佣兵放到了向日葵花田里。园丁哭着,一笔一划、认认真真的在他的碑上刻下了怎么几个字。
      这里是比向日葵还要灿烂的人。
      第二天,伙伴们发现,园丁倒在佣兵的墓旁。向日葵们集体背着太阳,簇拥着他们。
     园丁笑的很灿烂,比向日葵都灿烂。
    
       
     
       
      











          @鸽王假想  我终于写好了!!!!拖了这么久还这么渣,对不起。😂😭

渣文勿喷

遇见
当达芬奇在深深浅浅的画布上遇到那个神秘的笑;
当月亮在迷迷蒙蒙的黑夜遇到那束反射的光;
当曹操在吵吵闹闹的军营中遇到许攸时

生命,便从此不一样。

我知道,一切事物都有终点
但我也知道,起点就在大海后面
会下雪的雪景球中有首很长的诗
我知道,生命=遇见。


谢谢上天,让我遇见这个很冷又很暖的世界。










努力做出混更的样子……😂😂😂😂
勿抄袭哦(←够了谁理你的渣文!!!!!!)

渣文勿喷!!!😱😭🙏

      什么是爱情?鹰酱曾经这样问道。
      也不怪他不知道这样问题的答案。毕竟他是靠掠夺起家,在最血腥的时代发展,用最血腥的方式成长,他的一切似乎只是为了变强而做准备。如在黑暗中锻炼的刀一样,刀锋冷冽,只为杀人而做准备。无乎锻造之人的心血。
      这东西说来也真是稀奇。上下几千年,由无数的男女为它痴狂,癫疯,迷乱。有无数的佳人丈夫为它坚守,执着,落泪。更有无数的文人墨客,对它吟唱,感慨,哀叹。它似乎是一个谜,永远没有任何钥匙可以解开。它又那么平常,似乎并没有什么可以问的问题。
      那出生之日即没有感情的家伙。怎么会理解连历史上下几千年间无数儒教骚客都无法彻底说清楚的事情呢?
      可鹰酱总觉得自己是有爱情的。
      比如说他和毛子。
      既他在资/本/主/义/的/国/家/中站稳了脚跟儿以后,他的记忆里就对了一个人,一个与他处处作对的人。
     那时候的世界,也只有他们俩可以相互媲美。恰好都是强者,那彼此的爱恋也不够稀奇了。毕竟他们都认为只有对方配得上自己。
      可是,只是配的上。
      但无关爱情。
      他们都擅长在风云突变的政/治/生活中发表高谈阔论的言论。都善长用武力威胁。他们相像到连彼此的影子都似乎能透射出对方的模样。
      那又怎样,那又如何?
      鹰酱记着,有一次与毛子合作是在兔子正在研究蘑菇弹的时候。当时满世界乱传红色组的谣言。鹰酱却不以为意。
      果然不出他所料。一句话的功夫就能让他到放弃那些所谓的红色主义兄弟情。握住他的手,一起开始义正言辞的批评。
      因将忽略了握住他手时的疼痛。那是从胸腔左边慢慢扩散的疼。鹰酱即使在战场上也未有这种感觉。
     疼的无法忽视,疼的摄人心魂。
      看吧,看吧。天大地大,利益最大。你为了利益可以抛弃所谓的兄弟。那我连你兄弟都算不上的人,你又会怎样对待呢?
      呵呵。
       闪光灯太亮了,刺的他眼睛疼。
      疼的想哭。
      不过这些事情都没关系了。因为他死了。
      死在了他最开心的那天。
      那天他依旧帮着白宫里加班的人在圣诞树上挂着彩灯。小彩灯一闪一闪的,被做成各种可爱的模样。看着叫人心里欢喜。当天的气氛也很好。无论是顶上大大的五角星,还是树下多多的礼品盒;无论是pαrt上美味的小甜饼,还是人们因兴高采烈而随意挥发的空气里的酒精。一切都有节日的欢喜。
       然后,他们接到了一条消息。
        他死了。
        气氛沉静了数秒,连酒精味儿的液体似乎也在空中停留了数秒。然后就像上帝按上了开始键一样。大家肆意的尖叫,狂欢。有的人相拥而泣,走的人对酒当歌。都在庆祝这来之不易的胜利。
         可是鹰酱没有。他僵硬地微笑着,拒绝了所有人的邀请,然后在一个没有人的角落,默默地饮酒。
         胜利了。他在心中这样告诉自己。可是他分明尝不到半分胜利的喜悦。他能尝到的只有酒的辛辣。可是他应该高兴。
        他没有在心中考虑着今后自己又少了一个敌人。他只是想着,自己又赢得了什么。
        资金,人心,国/家的未来发展之路的顺畅,还有其他国家的拥护和世界霸主的地位。他知道自己为了这一天浪费了多长时间。他甚至与兔子结为盟友。可他仍然没有半分开心。
         他突然打开了伏特加。这种高度酒精浓度的饮料,他一直不屑。认为只有像毛子这种粗俗的人才会喝这种酒。可是他拿起酒瓶就要往嘴里灌,姿势和毛子一样。
         他回味的嘴中着人的热意。那几口下去,烧的他胃疼。他的思绪莫名回到了几年前。那时他的嘴里也有这种的味道。不过只是傍晚一次莫名的感慨。恰好那天在毛子家做客。然后就在的跑到酒吧喝酒。却不曾想到与毛子偶遇。他们就那么默默地坐在吧台上。一人一口对方国家的酒。
        不知是谁先磨起了干柴烈火。他俩的唇不知怎么就挨到了一块。可能只是寂寞,可能也只是气氛。他们热烈地撕咬着,谁也不让着谁。唾液和血液在交换。他们都有些头晕目眩。
      然后他们互相推开对方,鹰酱跑了出去。
       鹰酱不会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期待什么。
       那天,鹰酱喝的烂醉如泥。过圣诞节的人们也不认为奇怪。酒鬼到底是常见的。
          只是奇怪,他为什么哭。
         只有鹰酱知道,自己不是喜极而泣。
           现在,鹰酱拿着自己家的向日葵站在莫/斯/科/的公墓前。他呆呆着望着面前的墓,发愣。
         他说,你终于死了。
         他说,我很开心。
         他说,加洲有向日葵,可你那里没有玫瑰。
          他似乎有些哽咽。他就那么呆呆的望着,直到落日的余晖洒满大地,地平线上的太阳灼烧了眼睛。那向日葵似乎也会反光,一闪一闪的照着,晃的鹰酱似乎看见了他的影子。
          他慢慢的低下身去。轻柔缓慢而又坚定的吻在了石碑上的照片。
        那是两个灵魂在空中颤栗。
       过了半晌,他说。
         你知道什么是爱吗?
        我大概知道了。
          他的声音有些哽咽,原本清亮的喉咙里多了一丝沙哑。
          他说。我知道没有人会回答。
          我爱你。

   






@杏雨 我写好了!!!!!
       

      

wwwwwwwwwwww!!!!!😭😭😭😭😭😭😭😭😭😭😭😭😭😭😭😭😭😭😭😭50粉!!!!!!
咸鱼不敢想象!!!!
距离上次40粉有好久了……😂😂😂谁让我不更文。
谢谢小可爱们!!!
点梗吧!!!只是……要看时间。😂😂😂😂😂苦逼学生党,暑假要考试!!!!
我这个咸鱼大概以为有人理我 ̄_ ̄
只限两篇哦!!!
拖更的我

突然想起这件事情……😂😂😂
有人能帮下忙吗?友情向。
我大概很闲以为有人理我。

渣文勿喷🙏😩😭

       冷冽的寒风呼啸着从地平线奔来,呼呼的喘着粗气,却让天地更陡升出了一份寒意。而它们只是不停地往人的脖子里钻,似乎是要温暖一下,只是这只能使人感到更加寒冷,拉紧脖上的围巾,兔子急忙快步向家的方向走去。
       却看见不远处黑褐色的土地上,静默的点缀着几片红艳艳的东西,让人稀奇不已。
       那是什么呢?兔子好奇的看着,然后向它走去。待到看清那是什么东西时,身体却不由得一僵,愣在原地。
        是梅花。
        他们残破又鲜红,孤丁丁的在土地上躺着。这里并不是什么人迹罕至的地方,但似乎并没有什么人在乎着它。
       它就那么躺着,直戳戳的通过视网膜应到兔子的脑子里。那颜色那么鲜艳,那么红亮,似乎是天地间唯一的色彩。
       可是它太亮了,刺的兔子的眼睛发痛。
       似乎对于它的回忆并不是太少。
       呵呵,兔子在心里自嘲着,那是当然的啦,还不是有个他吗。
       对于它的第一次印象是在小时候。那时他兴致冲冲的冲过来,抱住兔子在空中转了个圈又扔了上去,把兔子惊的哇哇大叫,然后他兴奋地对着兔子说,从今天开始,我们的国花就是梅花了。
      梅花,那种独自开放在寒冷寂寞的冬天的美丽花朵。有着生生不息的顽强,有着高洁傲岸的品质,也有着敢于面对一切的坚强,并且不失气魄,不失魅力。简直是对于当时的中华民族第一的首选。
      那天,他亲手教了兔子如何画梅花。他的手握着兔子的手,兔子的手里拿着那根被磨得发亮的毛笔,一笔一划,认认真真的画着。在一张略显泛黄的宣纸上画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哦,就是那幅被兔子藏在书柜后头保存到至今的画呀。它还在呢。只不过宣纸更加泛黄。
      兔子揉了揉眼睛,是天气太冷的原因吧。兔子暗想。
      兔子弯下了腰,一点一点的拣着地上一枚一枚花瓣。有的是刚落下的,还新鲜着,但更多的是已经快烂到泥土里的花。泥土粘在花瓣上,但兔子好不介意,认认真真的拾起,不一会儿,手里就有了一小片红。
        兔子盯着那点儿红,突然想到以前自己手里也有梅花的清香。那天是他的生日,兔子知道他喜欢梅花,疯了的跑了整坐山去找梅花,这座山没有就翻了另一座山,一直找到深夜才在一个幽深的峡谷里找到那开着璀璨花朵的植物,红红亮亮的印在白雪地里,那有力的枝干不规则的向上弯曲,却形成的一个和谐的角度,有一种惊心动魄的自然美。
      所以兔子费了老鼻子劲才上了树,因为当时他的手已经被冻红的麻木,甚至连上树时刺扎到手里都没有感觉。他折了一条枝桠,开心的不得了,甚至连自己的手出血了,都没发现。
        但兔子接着意识到他迷路了。兔子慌乱的环顾四周,却无法在黝黑而又棱角分明的岩石上发现什么。而这时他才注意到他一直在下雪,脚印早被掩埋的什么都不剩,只有一片洁白。
        兔子笑了笑,没想到当时的自己那么傻呀。
       最后是他找到了自己,兔子蜷缩在一个山洞里,其实是一个浅坑,瑟瑟发抖着。但怀里仍紧抱着那枝梅,他一看见兔子成这样就破口大骂,赶紧把他拽到怀里,替兔子把受伤的手包扎好后把自己的大衣披在兔子的身上,一边替兔子搓着耳朵,一边骂骂咧咧。然后从自己的身上掏出一块饼来扔给兔子。
      兔子吸溜了吸溜鼻涕,抓起饼来就往嘴里送,虽然他骂骂咧咧的但一点儿也不伤心,然后把怀里那枝有些枯萎的梅花递了过去。
     兔子看见他明显一愣,然后折兔子的耳朵拉他出了山洞。可兔子在回家的路上发现他抹眼泪的动作。
      从那天以后,他就让人在院中种了俩树梅,兔子再也不用跑到深山野沟里替他找梅花了。
       兔子猛然想起了,当天晚上,他在自己的枕边静悄悄地坐了很久,说了一句轻飘飘的话,但它还是透过月光传到了兔子的耳朵。
      他说,你他妈是不是傻。全世界的梅花也不如你。
       他还说,谢谢。
        那是兔子第一次在他过生日的时候送他礼物。也是最后一次。
        后来,不是物质不允许,就是他执意不要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
        后来的后来,就是他们自己不允许了。
       兔子记得,那两束的梅在脚盆的轰炸中被毁掉了。当时自己就冷哼一声,也就没往心里去了。
        看着手里的红色,突然觉得鼻子冰凉。哦,原来是下雪了。那些白色的雪片慢慢从天上往下降,覆盖了大地与世界,轻悄悄的把兔子包了起来。
         当然,也包括了手里这些梅花瓣。
         兔子只觉得喉咙被什么梗住了,鼻子一酸,眼泪就往下掉。像止不住的水龙头一样扑簌簌的。不停地落在手中的梅花瓣上,洗净了上面的雪和泥土,露出了本来的颜色。那么红,那么艳,那么纯。
         只是,物仍在,人已空。
         兔子抬头看了看灰蒙蒙的天空。他莫名的不想回家了。
          他只想找两树的梅花给他寄过去。最好是开的艳艳的,红红的。然后再画一幅画给他寄过去。也是梅花。
           然后自己再留一树。每天都照顾着它。
       直至百年。
           
           










wwwwww我终于更了!天呀我自己都觉得不容易😂😂😂

         
            

渣画勿喷😭🙏

@愿望的御用画师——西塔 你猜是谁?滑稽
努力做出混更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