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塔的永远的愿望

有个朋友,叫宇宙最美可爱爆表萌萌的西塔。

渣文,勿喷🙏😝

他缓缓的,缓缓地用旗杆支撑起身子。
他的身边到处都是战友的残骸。断肢七零八落的,散在地上,到处都是。脚下的泥土都不用看,肯定被鲜血浸透了。
他想往前走,他还想拿起枪,接着上站场。这战场上最不缺的就是能喷出红色小精灵的机械。可是他不能了。他的手上已布满结痂的鲜血,厚的已经拿不稳枪了;他的眼晴看见了太多战火的姿态,已经无法识别出白天了;他的大脑,可能昨天的伤口开裂了,又痛又晕;甚至入目的一片红色,已经使他失去了方向感。
他快去世了。
他抹了抹眼睫毛上的血,那已经凝固了,所以有些生疼,可是他已经不在乎了。
他有点儿想念班长,是班长让他和那些和自己一样的新兵蛋子打成一片的。虽然有些严,但如果不严,他可能还活不到现在。
可惜他们班就剩他一个了。
他当初是把班长从一堆断手断脚和一群缺胳膊少腿有的还少头的尸体中挖回来的。真的是挖,手脚并用那种,一边挖一边用哭得不成样的声音说对不起。
哭的很惨。
他就看着班长,呆呆的。还念念有词:叫你跑最前头,叫你跑,贼他妈快,兔子都比不上你,你图啥呢,又没老虎吃你。你还应该庆幸自己还有个全尸,连长都没你走运。你呀你……
喂,我走啦,第二轮炮火上来了,别咒我,俺可不想陪你,等仗打完了,俺就回家。俺还想种地,俺还想老妈子,俺…
他没说完就冲了,战地医生赶紧擦了擦泪,把尸体给收了。
一个活人,就这么没了。
他又想起自己的老母亲了。
当时招兵,他家乡那儿招兵,他想去,别人就劝他,你父亲就那么死的,你别去!他娘知道后,只是连夜给他赶了双鞋出来——为了他当兵。有人说她傻,传到她耳朵里,她只是从小麦苗儿里直起腰,抹了把汗,说,他一生总得干件有意义的事儿,况且生在今天,哪个家没打过仗?旁人目瞪口呆,她却抡起锄头,接着干活儿。
娘,俺想你。
又是一声巨响,炸弹在不远处炸了,震的他双耳嗡嗡的响,母亲瘦小的身影也从他脑海中远去。
在战场上,这是你除了疼痛外,唯一觉得自己还活着的办法。
他觉的自己已经回不去了,这条命费在这儿,也值了。
就可惜了自家那期盼自己回来的老母,不过,隔壁是户善良的人家,也很尊重当兵的,会帮忙照顾的。
他看了看头顶的红旗,咬了咬牙,攥紧了它。
那是国旗呀,不能倒。这是他闭眼时唯一的想法。
炮火轰炸产生的阳光照在红旗上,那红旗似乎是在悲哀却自豪地诉说什么。









故事完了。
有人不以为意,有人嗤之以鼻,还有人问,他们图啥?
图啥呢……?
应该只是为了,让世界看清楚,中国!这两个字,怎么写!






看那无尽的田野,那是逝人与世人的交界线。
今天也很好。
珍重。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