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塔的永远的愿望

有个搭档,叫宇宙最美可爱爆表萌萌的西塔。

大概是上次说的那个渣文😂

Stop·1
    阿尔永远不会忘记自己第一次见到亚瑟的场景。
    他处在战争之中,和平宛如家乡海岸边的风,让人向往却又缥缈虚幻。抓不住,看不到。
     坦克隆隆的驶向战场,一辆又一辆。天空上唯一的活物就是战斗机、侦察机,连云都不敢随意飘动,仿佛一个不小心就有成百上千吨的炸弹像他们倾泻过去似的。炸弹从空中倾泻到地上,无情轰炸着这片已经被血液和脑浆劲透了的土地。空气中很难听到声音,连飞啸过的子弹也悄无声响——不是用的是暗杀的子弹,必竟对付百姓用不上那么高端的东西,是单纯由于爆炸时所激起的千丈巨石碎片和震耳欲聋的响声埋住了这一切而已。可能父母用几十年精心培育出的孩子,在几秒钟,不,是零点几秒钟就被子弹销掉半个脑袋。
    阿尔在死人堆中爬行,必竟对于现在这是最安全的地方。金色的头发满是红色的结痂,黑红的泥土扶在上面,基本看不出什么光鲜亮丽的颜色。那透彻的绿色眼睛也已经失了光彩,失去了原本的颜色,这画水彩被闷掉一般——毕竟这里除了黑色就是红色,瞳孔中不可能有什么颜色。
   然后,他遇到了跟他有相同发色的他。
    亚瑟穿着带着血的军装在死人堆里爬行。军装已经被磨破了,地面上也因为他的爬行而多了一道道的血痕。他同样能被的扶着一个死人喘气。眼里更多的是绝望,因为阿尔认为当一个合格的军人哭的时候,那除了悲痛到死去就是绝望。
    他只是眼角下面有几滴泪点,不仔细看只会认为是几滴血。
     亚瑟是个士兵——被英国派过来支援的,政府本来也不想干涉这件浑水,出于情面只能多出几个士兵来代表自己是善良的——当然,根本不在乎他们死活,还巴不得多死几个好给人一种"圣母玛利亚″的形象。
     亚瑟看到阿尔眼睛基本上都发光了。一个美国孩子!!!一个活人啊!一个不是敌人的人!!!!!一个需要救助的人!!!!!!
       阿尔听着前面的人放声歌唱,一直很担心自己会不会因此暴露而惨遭杀害。但他再也不能去想这些了,没有接受过特殊锻炼的身体早已疲惫不堪、伤痕累累了。他再也撑不住了,一头扎到土中——也不疼,必竟他是爬行的。
     泥土中的血全被阿尔吃到嘴里,意识模糊前的最后一个画面,是那个男人把他抱了起来。
      他突然睁开眼睛——天亮了。看来他又做的那个梦,那个噩梦

评论(8)

热度(6)